文化山西:上党地区的战国长城_黄河新闻网

文化山西:上党地区的战国长城_黄河新闻网
距今已有2000多年前史的赵国长城,比秦始皇建筑的“万里长城”还要早  古代长城,既是坚守疆域的界限,又是军事防护的设备。在上党盆地南沿,壶关县树掌镇与陵川县平城镇接壤的马鞍壑,长治县西火镇与陵川县杨村镇接壤的关岭山,长治县西火镇与高平市建宁乡接壤的金泉山,长子县色头镇与高平市神农镇接壤的羊头山等山脊之上,一条若有若无的古长城弯曲在崇山峻岭之间,它便是上党区域的战国长城。  近来,偶闻长治县西火镇桥头村与陵川县杨村镇泉头村接壤的关岭山上也有古长城遗址,并且是战国时期的长城遗址,我怀着浓厚兴趣,与西火地域文明研讨会会长刘军亮驱车前往,一探终究。  明万历版《潞安府志·卷八·关口》载:“潞泽之交,横亘一山,起丹朱岭,至马鞍壑,有古长城一道,岁久倾颓,然遗址尚在。”《上党郡考》载:“在上党郡有一道赵国古长城,东起陵川西至长子、沁水、安泽三县接壤雨景山,全长二百余里”(笔者注:雨景山在安泽县境)。网易山西载:上世纪60年代,山西省长城调查队会同沁水县文物局调查后确定“古长城西起安泽县的马壁(秦军养马处),经沁水县东峪乡、至丹朱岭,向东至陵川县以北与壶关县接壤处的马鞅壑村,全长一百二十公里”(笔者注:马鞅壑应为马鞍壑,现陵川县马鞍壑村仍沿袭此名)。  别的,《晋城头条》记载:山西最早的长城是战国长城……其间高平市4段、陵川县3段,总长约22.782公里。挂号称号相继为建宁乡苟家村长城,坐落高平市建宁乡与长治县西火镇接壤的金泉山山巅,原始面貌根本不存;陈区镇关家村长城,坐落高平市建宁乡与长治县西火镇接壤的山梁上,崩塌严峻;神农镇东沙院村长城,坐落高平市神农镇与长子县色头镇的接壤限山脊上,地表遗存不显着;寺庄镇后山村长城,坐落高平市寺庄镇与长子县的接壤限上,已消失;杨村镇闫家沟村长城,坐落陵川县与长治县分界的山脊上,原始面貌无存;杨村镇北山村长城,坐落陵川县与长治县分界的山脊上,全体断续相连;杨村镇泉头村长城,坐落陵川县与长治县分界的山脊之上,断续相连。  这些记载仅是上党区域战国长城的一部分,我土生土长于长治、壶关、陵川、高平四县接壤的西火镇,对它周围的山势走向、村落方位都有大约了解,对散布于西火镇周围山上的这些长城遗址,一看便知它们的地点方位。  从陵川、壶关东南走向到安泽西北走向连成一线,呈一个环绕上党盆地的不规则“C”形状,此段长城便是相关材料记载的“至于”(或始于)陵川、壶关接壤的马鞍壑。北山村一位牛姓乡民介绍,听老人们讲,壶关赵屋(毗连西火镇南大掌皇帝岭)也有古长城,据说有将近2000米,因为坐落在青石山,垒长城大多用的是青石。另据壶关学者“牧雨轩”先生介绍,在陵川县平城镇马鞍壑东北部、壶关县树掌镇神北村的关掌岭上(平城镇与树掌镇相连),也有古长城遗址。上世纪90年代,被誉为“我国军事前史地舆研讨开拓者”的山西大学靳生禾与太原师范学院谢鸿喜两位教授都以为关掌岭长城是长平之战时期赵国所筑,并得到今世前史地舆学界权威史念海的首肯。还有,《我国网·旅行我国》中载述:坐落壶关鹅屋乡后东土池村东侧有战国时期长城。鹅屋乡地处树掌镇东侧,两城镇相连。也便是说,这些长城不可能只“至于”上述记载中的陵川县马鞍壑,也不可能就“至于”壶关县关掌岭、东土池,或许它们的路程更长。记载里有些文字只说“至于”,不说“止于”,给后人留下更多幻想的空间。  因为《我国网·旅行我国》中作者的视角不同,由东开端、由西开端说法不一,但描绘途径根本共同。从咱们丈量的北山古长城来看,城墙宽度特征较为显着,约为3.2米,高度0.2米至1.6米不等,最低处仅能模糊看到顺势摆放的石头。烽火台因地处制高点,特征最为显着,四周悉数用大石头垒砌,宽约6.1米,长约8.2米,高约1.8米。这些长城沿山脊地形、依山就势、因地制宜垒砌而成。往东是陵川县闫家沟村(记载有长城遗址),与长治县南大掌皇帝岭相连,再往东便是壶关县赵屋;往西是关岭山、金泉山一线,属长治县与陵川、高平接壤之地。因为终年风雨腐蚀和人为损毁,多处古长城遗址已是残垣断壁,原始面貌无存。  上党区域为什么要建筑长城?当从上党区域的人文前史和地舆方位说起。  上党区域很早就有人类繁衍生息,远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许多古代神话传说就来源于此,比方神农尝草、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等等,表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神往和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反抗精力,是华夏文明的最早发祥地。上党区域因海拔较高,地形险峻,易守难攻,自古即为战略要地,素有“得上党而望华夏”之说,也因此为历代建功立业者所倚重,向来是雄姿英才,烽烟不断。  战国初期,韩、赵、魏三国分晋,按地域区分,韩国占了上党中北及西南(即现在的长治、晋城及临汾、晋中接壤霍太山周围)的大部区域,而赵国的绝大部分区域在北部,包含上党东北小部分区域。因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韩、赵、魏三国都设有上党郡。韩国上党有太行山作为天然屏障,是战略要冲,进可攻,退可守。若韩国上党被日益强盛的秦国所占,赵国上党必将失守,赵国的军事重镇晋阳(现太原)就会直接暴露在秦军面前,且秦军占据上党之后可以东下太行进攻赵国国都邯郸。作为缓冲要地,赵国绝不允许韩国上党落入秦国之手,所以在主动权上强力争夺。  自秦惠王开端,秦国势力范围已跳过黄河向东扩展。至秦昭王时,秦国实践操控区域已扺达整个上党区域的西南部边际。公元前262年,秦国武安君白起率大军把韩国上党外围的路途悉数封闭隔绝,欲讨伐韩国上党,大有“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意。大军压境,韩王自知抵挡不住,便指令上党郡守冯亭派人到秦国,欲割上党之地请和。冯亭早已闻听大部分民众不肯承受秦国控制,思虑一再,违反韩王指令自作决断。《史记·赵世家》记载:“孝成王四年,韩不能守上党,入之于秦。其吏民皆安为赵,不欲为秦。有城邑十七,愿再拜入之赵。……赵遂出兵取上党。”甭说献城邑十七,即便不献一城一池,赵国也满心欢喜,求之不得。依笔者鄙意,上党区域的古长城便是在这种布景关头建筑起来的。韩国和赵国的所作所为终究被秦军得悉,所以大举进攻,在闻名的长平之战后攫取韩国上党的悉数地盘,从而占据了整个赵国,上党郡守冯亭在此役中阵亡。  长平之战是前史记载最惨烈的一次战役,秦军坑杀赵军将士40万,赵括“坐而论道”也成为血写的成语故事。赵国长城见证了战役的血雨腥风,亲历了枪林弹雨,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前史,比秦始皇建筑的“万里长城”还要早。  是否还有与陵川马鞍壑续接相连、未被记载的赵国长城?尚待专家学者进一步考证。(葛良笔)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